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校园有鬼-1-谢谢你送我回家

2022-11-2 06: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16| 评论: 0

2010年的夏天我正在读大二,年级组织我们去易县的清西陵做暑假实习。然而就是在那里,我经历了一场令我永远也无法忘记却又难以向人诉说的故事,而起因竟是因为我遇见了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儿。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们前往实习基地的路上。大巴车上的领队老师正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西陵的人文历史,说道西陵地区是清代皇家陵寝之所在,素有“乾坤聚秀之 区,阴阳汇合之所”的美誉。我正好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窗外岗峦起伏,林木丛茂的景色,确实是心旷神怡。
随着大巴车逐渐驶入群山深处,柏油马路两侧林茂成荫,林荫间不时便能看见一间间简陋的房舍,外面摆满了各种零食饮料,因为毕竟是景区,多有游客三五成群地光顾。这里已经离基地不远了,偶然间一个女孩进入了我的眼帘,她穿着一身淡青色的碎花长裙,正独自一人漫步在路旁的林荫之下。 点点的阳光从树木枝叶的缝隙中倾撒到她身边,那清丽的容颜和身姿仿佛一瞬间和这 山水融为了一体一般,竟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惊艳。虽然车速较快,但就是这短短几秒钟的一瞥,让我的内心泛起了巨大的波澜,久久难以平静。
我本以为这只不过是一次偶然的邂逅,可是上天鬼使神差地竟然让我又一次见到了她,这在当时不由得使我相信,这或许就是所谓的缘分。
我再次见到她是在我们做植物标本的那个室外场地,她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场地边上的木椅上,出神地看着我们这一群人。她还是穿着那一身碎花的长裙,长发披肩,右手上带着一只翠色的玉镯泛着点点的清光。她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非常娇小,似乎没有人能注意到她的存在,但是我只看了一眼就被她那种清纯而又透着某种神秘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然而我天生的孤僻怯懦性格又让我不敢多看,只是忍不住时时往她身处的那边偷偷瞄上一眼。
或许是她感受到了我的窥视,在不知道第几次的偷瞄之时正好撞见了她的目光,那清澈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好奇向我看过来,我赶紧扭回头来,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感觉心里砰砰地跳了好几下。如此许多天,每次我们在那个室外场地做标本我都会发现她早早就已经坐在那,似乎是在等着我们一样。而自从那次被她抓到之后,我发现她的目光不再像最开始时那样漫无目的,而是总是盯着我看,而且每次和她眼神相接,她嘴角都会露出浅笑。我又怕自己或许是自作多情的错觉,每次课后我都是收拾东西匆匆离去,虽然心中一直觉得我或许应该主动走过去和她打声招呼。
然而这种尴尬的局面很快就被打破了。那天傍晚时分,我一个人在基地里散步,脑袋里正出神想着那个让我神魂颠倒的女孩,突然听到身后一个清丽的声音说了一声“喂”。我被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去,看见了那个女孩正站在我的身后,脸上带着调皮的表情咯咯地娇笑。
“你……是你啊,那个,我,我……那个……”,她的突然出现让我一时间思维混乱到了极点,开始语无伦次起来,脸上竟然不自觉地开始有些发烧。
“别我我我的了”,她笑着说道:“我叫春莹,你叫什么”。
“我叫,我叫,你叫我阿飞好了”。
“阿飞?我记得古龙小说里就有个阿飞,是你吗?”她咯咯的笑声就像林间的黄莺一样好听。还没等我说话她又说道:“我听他们总叫你飞哥,我就叫你飞哥吧”。
“行,都行。那个,你是这附近的人吗?”
“恩,算是吧”她说着往前走上几步跟我并肩在一起,继续说道:“我家人在景区这边开店”。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开始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我到这时才知道原来我们竟然是校友,她就是经济学院的学生,老家就在学校旁边的那个小区里。因为父母在这边做生意,所以每年夏天暑假她都会过来这边帮忙。春莹是个性格开朗的女孩儿,我们也越聊越投机,不知不觉间天色就已经渐渐暗了下来,我就说要送她回去,她却说不用了,她对这边的地理可以说是非常的熟悉,就算闭着眼睛也知道在哪里,而我可就说不定了,要是弄不好迷了路她还得出来找我。
我就笑着说,“那你有空的时候多领我四处走走吧,这样慢慢地我也就可以闭着眼睛送你回家了”。她又笑了起来,说好。或许男人在喜欢的女孩面前真的会开始变得聪明,我们就这样约好了下一次的见面。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每天都早早地就到了我们上课的那个场边,等我们下课之后,她就带着我几乎走遍了整个西陵景区。她对这里的人文地理真的是异常熟悉,不亚于一个专业的导游,而与此同时我也惊讶于她的体力竟然也出奇地好。那一天我们正在外面溜达的时候,天上突然就下起雨来,我们匆忙间躲进了山脚的一间草棚,就是那种附近农户为了守夜而搭建的临时窝棚。我们挨着坐下,看着外面的雨淅淅沥沥没有止歇的意思。平时活泼爱笑的春莹此时却变得安静下来,看着外面的雨一直没有说话,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我想说些什么也不知道从何说起。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道:“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我想听”。
我说:“那你想听什么呢?”
“你有女朋友吗”
我说:“ 没有”
“那你从来都没有交过女朋友吗”
“高中的时候交过一个”
她戏谑地扭过头来,说道:“早恋啊”
我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恩”
“那你们后来为什么分手呢”
“我们不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因为那时候我还有不到一年就要高考了 ,而我的成绩却一直在下滑,老师和父母也发现了我的早恋, 我当时承受的压力特别大,她的内心也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我对她说,我想暂时分开一段时间,或许很久都不能再跟你联系了。我想那时她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吧,我当时或许应该跟她说让她等我的,可是身心俱疲之下我竟然自己都忘了当时到底都胡乱说了些什么。从那之后我们就真的一直都没有再联系过,后来我就听说她跟他们学校的另一个男生走的很近,我也不敢或者说不想去找她求证了。”
“那后来呢”
“后来我就上了大学,其实有一段时间我一直都想给她打个电话的,但是始终就是没有勇气,毕竟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其实是个很自卑的人,她那么漂亮,那么优秀的女孩儿,身边总是不乏追求者的。”我看了一眼春莹,说到 :“其实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的,对吗?”
她的眼神中泛着丝丝的波澜,嘴角漏出浅笑,轻轻地说到:“你是个很感性的人”。她扭过头去看着远处的群山,说到:“你相信缘分吗?其实冥冥之中,人和人之间是有那么一种神奇的力量存在的,它每时每刻都在左右着你的想法,左右着你做出的每一个决定,佛教里管这种力量叫做因果”
我笑着说道:“你们经济学专业还有佛学课吗?”
春莹也是嫣然一笑,道:“那倒没有,不过你在和一个女孩子独处的时候却大谈前女友,倒是应该好好去修一下情商课”。
我打了个哈哈,又轻叹着说道:“我的性格确实不太擅长和人交往,”
她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看着我的眼睛,平静地说道:“其实你很特别,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触动,我也看向她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空明。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刹那,周围的空气也凝固了一般。
只是那几秒钟的静止,她赶紧扭过头去看向外面,脸上泛起了红霞,说道:“雨小了许多了,我们赶紧回去吧,别一会儿又下大了”
“恩,好”,我也脖子发热,赶紧站起身来。
就这样我们两个人匆匆地返回程去,在基地门口分手。我们回去之后不久,外面的雨果然又渐渐地大了起来,竟然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夜,期间还夹杂着轰隆的雷声。


第二天一早,春莹就来找我,嘟着嘴有些不高兴,说道昨天出去的时候把一件东西弄丢了,可能就在那间避雨的棚屋里。我问她是什么,她举起右手摇了摇,我看到她皓白的手腕上已经空空如野,就想起来她原来手腕上一直带着一只玉镯。于是我们两人就马上出发,匆匆去昨天的那件草棚寻找,毕竟已经一天过去了,不知道是否还能找到。可是等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却都傻眼了,因为草棚竟然在昨天一整夜的风雨里坍塌了!
两个人面面相觑,我看着她有些失落的眼神说道:“那只镯子很重要吧”
“还好吧,是我姥姥留给我的一件礼物。算了吧,也不一定就是落在了这里,到哪去找呢”
“既然来了就还是要找找,或许就找到了呢”说着我就上前去开始拨弄昨天的那个草棚的残骸,刚刚经历过大雨的洗礼,林间泥土湿滑松软到了极致,一阵折腾之下很快我浑身上下就浸慢了泥水。
春莹看着我说道:“算了吧,你还是别找了,你看你弄得满身都是泥。”
“反正已经这样了,我再找找”说话间我把一块圆木挪开的时候,竟然真的看见了那件物事,真是黄天不负有心人了。我兴奋地拿到手里,朝她晃了晃说道:“你看,我说能找到的吧”。说着我把那玉镯在衣服上擦拭干净,交到了春莹的手里。
“你都快成泥猴了”,她掩嘴笑着,又郑重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道:“谢谢你”。
我们回到基地门口,她说道你赶紧回去把衣服换了吧,然后把脏衣服拿来我给你洗干净。我说不用了我自己洗就行了,她不依,说到:“你是因为帮我才弄成这样的,不为你做点什么我会很歉疚的”。
其实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于是就答应回去换衣服。可是刚回到宿舍,领队老师就过来通知我们说明天我们实习要结束了,要大家开始准备返校。这时我才忽然想起原来我们已经来这里将近一个多月了。我换了衣服匆匆赶到基地门口把这件事告诉了春莹,她听后顿了一下只说了声“哦”,接过我手里的脏衣服说道:“我回去给你洗干净,明天早上我还在场边等你”。


第二天一早,我们便开始收拾个人物品准备返校了。我去到场边,春莹已经像往常一样等在那里了。
“等很久了吧,你每天都这么早”
她笑了笑没有说话,把手里的衣服递了给我,又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个方正的盒子,说道:“你要回去了,这个送给你。但是你要答应我先不要打开。等你回到了学校,想我的时候再打开吧”
“是什么?”
“到时候你不就知道了”
“我就要回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
春莹看了一眼我手里的那个盒子,道:“想我的时候就打开她”。她说完也不等我说话就朝我扮了个鬼脸,转身就离开了。
返程的汽车开始缓缓驶出基地,我不停地向车窗外张望,但是却始终也没有找到那个我想寻找的身影,看着手中的那个精致的盒子,心里泛起阵阵的波澜。虽然只有短短不到几周的相处,课后的林下漫步却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回到学校之后我一个人坐在学校操场的看台上,心头萦绕着一丝的孤寂。我一边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只方盒,轻轻地打开了盒盖。
盒子里竟然是春莹之前失而复得的那只玉镯,晶莹剔透泛着点点清冷的绿光。玉镯的下方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娟秀的字体写到:“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后面缀了一串电话号码。
我一边掏出手机找到了她给我的那个号码。她现在在做什么?是否也是一个人呢?正在我犹豫着是否要按下呼出键的时候,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那个号码竟然给我打了过来。我压抑着心里的激动,电话那边传来了春莹银铃般的笑声,“你在做什么?”
“刚下课,没做什么”
“我猜你正在想我”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正在欣赏我送你的礼物,哈哈……”。
她的笑声从我的身后和手机中同时传来 ,我惊讶地迅速回头,看到她正坐在我身后不远处的看台上,眼神中充满熟悉的戏谑。 此时日已西斜,夕阳的余晖穿过看台的缝隙从她身后倾泻而下,她仿佛已经化身成了一个天使一般,一时间我竟看的呆了。
我们并肩走在足球场的草坪上,我问到:“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号码”
“一个人如果肯用心做一件事情,那就很容易啊”,她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到:“我送了礼物给你,你打算什么时候送我一个礼物呢”
“你想要什么礼物?”
她带着神秘的笑容沉吟着,说道:“让我想想”。
我静静地看着她,心中猜测着她的答案。
她说道:“我想到了,你送我回家吧”。
我笑着说好 ,但是我心里却想,我一定要送她一个礼物。可是送什么好呢?
春莹家就在学校旁边的那个小区,于是我们一路边走边聊。在校门口还碰到了我同宿舍的舍友小川。小川有些讶异地看着我,问道:“飞哥,这么晚了要去哪啊?”
“哦”,我看了一眼春莹,显得有些局促,说道:“我送我朋友回家”
“啊?朋友?什么朋友”
春莹看了我一眼,在路灯下脸上泛起一丝不安,低下头转身匆匆朝外面走去,我赶紧紧走几步追上去,回头对小川说:“改天,改天再介绍”
之前在实习基地,我们都是下课之后两个人出去,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样碰到过外人。一路上春莹都低着头没有再说话,很快就到了她们的小区门口。我有些好奇,一向开朗活泼的春莹突然变得格外特别。我停住脚本正要说话,她却先说到:“飞哥,我到家了”
“哦,那,那你回去早点休息吧”看着她的眼睛,流露出丝丝的异样神色。
我正要转身离开,她突然叫住了我,郑重地说到:“谢谢你”
我说“谢我什么”
“谢谢你送我回家”说完,她又看了我一样,转身进入了小区。


我一个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第二天一早小川就问我:“飞哥,昨天你到底去哪了,那么晚才回来”
“就是送那个女孩回家啊。”
我以为他会追问我那个女孩是谁,谁知他竟然惊讶地问我说:“哪个女孩?”
“就昨天你碰到我时,和我一起的那个女孩啊,你不是还看见了吗?你失忆了?”
小川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说“飞哥,你中邪了吧,昨天你自己在学校门口溜达,嘴上还带着笑,时不时的好像还自言自语。我正想问你你却跑开了,你这是想女朋友想疯了吧。”
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可是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搞得我也心里开始有些犯嘀咕。我说你不信,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我掏出手机拨出了春莹给我的那个字条上的号码,竟然是空号。
我心里有些慌了,我急于要去求证这件事情的原委,匆忙赶到昨天我送她回去的那个小区单元,竟然看到门口在办丧事。邻居口中说起,这家人原来有个女儿,几年前有一次去西陵玩的时候因为山洪出了事。原来是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发生山洪的时候她正在那处棚屋里避雨,后来在那处棚屋处找到了她的尸骨,但是身上带着的一只玉镯始终没找到。结果昨天老太太做梦竟然梦到了女儿,说女儿回来了。本来以为只是太思念女儿了,做了个梦而已。结果早上打扫女儿房间的时候,竟然真的在女儿房里发现了那只玉镯。邻居说大概这只玉镯从来没有丢过,就一只在房间里,可是老太太一口咬定就是女儿回来了,跟着玉镯一起回来了。所以今天就做场法事祭奠女儿。
我心头一阵慌乱,赶紧翻看随身的背包,发现之前一直带在身边的那只玉镯已经不见了。我怔怔地回到学校,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心里异常地震撼,难以平复。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悲伤还是恐惧。茫然间,突然手机屏幕亮起,收到了一条信息,竟然是春莹之前给我的那个号码发来的:“飞哥,谢谢你送我回家,我说过你很特别,你有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可以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恐怖故事:女生寝室之难道是诅咒?

下一篇:超甜的睡前小故事「5篇」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彩虹系统 ( 湘ICP备17022177号-3 )

GMT+8, 2024-6-22 14:21 , Processed in 0.300597 second(s), 42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